浪花中的枕石   

金幼竹

(原載於《宇宙光雜誌》/《宇宙光有聲雜誌》) 

電影《鐵坦尼號Titanic》雖然摻雜了一些好萊塢的銷售策略如俊男美女,大資本,大宣傳,裸體鏡頭,唱片專集等,然而,整體來說應該算是一部寫實片。不止是片中鐵坦尼號的船貌和船上的瓷器与家具裝璜都是依實複製,那些富豪名人的乘客也都是真人真事,至於造成船撞上冰山的原因,罹難之后優先疏散女士和小孩的英雄風範,都有生還者的真實記錄來支持證明。在此片放映時,所有的鐵坦尼生還者都已經作古了,但是,如果他們能夠看到這部片子,大概都會感覺相當的真切,尤其是最後的一幕,船身開始劇烈的傾斜,但是那幾位提琴手仍在甲板上奏著音樂的時候,因為那最後的一曲是生還者和落難者告別,也是落難者面對自己命運的時刻了。   

道騰夫人W. J. Douton是當時的生還者之一,她像許多其他的女士一般,被強迫与丈夫分离,她永遠不會忘記的是:“當救生艇的船員正瘋狂的把我們划離鐵坦尼號,並把四個小艇綁在一起時,我站了起來,看到船正在往下沉,而船上的提琴手們仍然奏著《更近我主Nearer My God to Thee》。”她就是在這首詩歌中與她的丈夫告別,看著鐵坦尼號沒頂在巨大的冰山旁邊。   

如果照生還者的說法,那幾位由哈特利Wallace Hartley指揮的提琴手在最後一刻仍奏著音樂的話,那麼,他們一定是像電影中描述的,在乘客從頭等艙被帶領到甲板上時仍然繼續不斷地奏著。那個與虛構的男主角傑克住同一個下等艙的愛爾蘭人爬到上層甲板時甚至給了這樣一句評語:“現在我知道我到達頭等艙了,有音樂在演奏嘛。”這句話由一個下等艙的乘客說出來具有若干諷刺性,但它卻是導演在為提琴手們后來的一幕所作的重要伏筆,他真正要表達的意思是:“只有‘頭等’的音樂家才會在這种時候恪盡他們音樂的職守,繼續不斷的演奏。”我們古詩人的‘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說的莫不就是這種臻盡極致的情境了。

導演卡麥隆把提琴手從演奏晚會音樂轉變成聖詩的過程處理得非常好,當船身傾斜到提琴手們不太能保持平衡的時候--也就是虛構的男女主角往船尾攀爬的時候,哈特利對其他的提琴手鞠了一個躬,說:“今晚我有很大的榮幸與你們一同演奏,現在,讓我們各去各的吧!”然而,就在他手下的提琴手轉身的時候,他站在原處,似乎在想“我沒處可去,只有等待與主相會了。”於是,他又拿起琴弦,從容地奏著那最能讓他預備見主面之心的歌,《更近我主Near, my God, to Thee》(注一)。

聽到那天韻的升起,那幾位他剛剛告別過的提琴手也轉過身來,加入了他那最后的一首演奏曲,只是,他們的聽眾不再是人類,而是天使與創造宇宙天地的神了:   

   願與我主相親,與主相近,雖然境遇困難,十架苦辛,我仍將詩唱吟,

  願與我主相親,願與我主相親,與主相近。

  我雖舉目無親,日已西墜,四面黑暗籠罩,枕石而睡,夢中依然追尋,

  願與我主相親,願與我主相親,與主相近。

  夢中如行天路,從梯上升,所遇一切之事,由主引領,如聞天使聲音,

  招我與主相親,招我與主相親,與主相近。

  睡夢滿得安慰,感激不已,將我枕首之石,豎起作記,路中所歷艱辛,

  使我與主相親,使我與主相親,與主相近。

  我快樂如生翼,向上飛起,遊遍日月星辰,翱翔不息,我仍將詩唱吟,

  願與我主相親,願與我主相親,與主相近。

 


《更近我主》這首歌是十九世紀一位叫莎拉亞當斯 Sarah Flower Adams的女士與她的妹妹一起作的。

莎拉亞當斯是當時英國一位莎士比亞劇場坊名角,但她和妹妹兩個人身體都不好。莎拉五歲時失去母親是她經驗到的第一次生離死別,但是他們一家人都遺傳了孱弱的體質,所以死亡似乎是他們家族的常客。她在莎士比亞劇場坊告別劇是《馬克白夫人 Lady Macbeth》,當時她才三十二歲,卻因為健康的緣故而必須告別她熱愛的舞台,這等於又是一次生離死別,只是這回,她所要告別的是“她自己”,那個占據她絕大部分生命的“藝術靈魂”。

莎拉退休之后,有一次她的牧師來訪,他對她們姐妹倆提到他正在准備的一篇訊息,主題和雅各在伯特利作的夢有關。知道她們姐妹倆活躍的藝術細胞,他問她們是否能肯替他的講道作一首詩歌。今天我們並不知道那位牧師講道的詳細內容,但是我想,她們的牧師很可能是為了讓莎拉在退休後仍有工作的寄托,才向她們提出那樣的邀請的。這真是再好也沒有的提議了,姐妹倆一口就答應了下來,并且便開始勤快地作曲作詞,然而,人一旦被聖靈感動,常常是停也停不下來的,亞當斯姐妹不止完成了配合牧師講題的《更近我主》,當莎拉在四十三歲過逝以前,她和妹妹一共創作了六十二首聖詩曲子和十三篇詩歌歌詞。我們的造物主的作為是非常奇妙的,他常常在我們以為自己“沒有用”的時候,才肯用我們來作他的靈工,莎拉是在她的“藝術生命”死去以后,才成為上帝手中美妙的琴弦。

唱聖詩和唱任何其他的歌曲有所不同,許多人一開始只聽其旋律,旋律引人則喜歡唱,旋律平淡則跳過去。《更近我主》這首詩的旋律非常感人,但是如果能配合雅各的故事來體會,所能獲得的就更加的豐富了。

《雅各的枕石》的故事記載在聖經《創世紀》27節到35節,雅各和哥哥以掃是一對雙胞胎,他們在媽媽利百加的肚子里就開始打架,利百加加苦不堪言,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懷孕懷得如此辛苦,上帝就對她說:“因為有兩個敵對的國家要從這兩個孩子出來。”這兩個孩子當中,弟弟雅各是以色列的先祖,而哥哥以掃所據之地是現在的約旦,不過,幾千年下來已經混入阿拉伯民族的血統中了。這一對兄弟從創世紀開始打架較量,到了今天,雅各的後代以色列和以掃的後代阿拉伯民族之間仍然充滿著火藥味和殺戮,害得美國,英國,聯合國到現在還在為著扮演和事佬忙得團團轉而不得要領,不過這是題外話,此處暫且不提。

雅各的名字是“抓住腳跟”的意思,因為他是抓著哥哥以掃的腳跟出世的,有些人說以色列人很會“抓”,就是從雅各遺傳下來的,不過,坦白說“抓”根本就是人的本性,不管你是什麼人種。只不過,雅各的個性和他的身世似乎包藏了許多我們自己個性中的優點和弱點,所以,我們很能體會到他生命中的成功和失敗,以及他情緒上的高漲與低潮。好的聖歌歌詞就在於它能將深刻的涵義以簡單的幾句歌詞表達完全;《更近我主》就是這樣的一首好詩。

故事說到,在雙胞胎出世以後,爸爸以撒愛好勇鬥狠的哥哥以掃,而媽媽利百加則疼喜歡黏著她的雅各。雅各的心思複雜,他為了要得到長子的名份,故意在哥哥打獵回來飢腸轆轆的時候一鍋紅豆湯騙了他長子的名份。後來,又由於媽媽利百加的策劃,搶先一步取訪了父親原要給以掃的祝福。頭腦簡單脾氣暴躁的以掃發現自己兩度被騙了以後,發誓一旦父親去世,就要親手把弟弟殺了。利百加怕此事成真,就幫雅各打好行李,叫他去投靠她遠方的哥哥,也就是雅各的舅舅。

由於當時沒有交通工具,路途相當辛苦,有一天,天色漸晚,雅各找了在一個地方歇息,他想到自己在家中的舒適和幸福,為了滿足自己的野心耍哥哥騙爸爸,現在像一個亡命之徒流浪在狼號虎嘯之地,不覺悲從中來,尤其是,現在不得不與親愛的母親分離,不值得何年何月才能再見到她的面了。他找了一塊石頭當作枕頭,在悲哀矛盾中迷迷糊糊的睡去(歌詞第一第二節)。夢中他看到一個通往天上的通道,上面有天使上下往來,忽然間,上帝站在他旁邊,對他說,他是他祖父亞伯拉罕的神,他會永遠與他同在,並會把這一帶的土地賜給他和他的後裔(歌詞第三節)。

第二天雅各醒來,覺悟到上帝曾經親自在這裡向他顯現而他居然沒有死,就在那塊枕石上澆了油,立了一個誓約:不管他未來會經過怎樣的困難,他都要終身敬拜耶和華。他把那個地方取名為伯特利Bethel,就是“通向上帝之門”的意思。後來,雅各在舅舅那裡娶妻生子,累積了大量的財產、牲畜和僕役,就浩浩蕩蕩地帶了家小回老家來。他以大批的牛羊禮物向哥哥以掃認罪講和,匆匆彼此不再短兵相交。但是好景不常,他的女兒被鄰近的一個花花公子欺負了,他十二個兒子中的十個成年的就在怒火中燒之時,血洗那花花公子一家和所有附近地區的人。得知這個大屠殺的消息之后,雅各在沉痛中生怕鄰接的其他強人會團結起來把他們滿門抄斬,就聽了上帝的指示往伯特利去。

於是,在經過幾十年之後,他又回到了他最初遇見上帝的地方,他想起了他年輕時所立下的誓言,便把那塊枕石豎起來,為上帝造了一個祭壇,他並告訴他的孩子那塊石頭對他的意義,要他們永遠記念上帝對他們的保守。他在那裡重建了他的家園,上帝就對他說:‘你的名字不再叫雅各,而叫以色列。’

一個凡事要“抓”的人,終於把手放鬆開來,而讓神牽著他走路的人了,而這個重生的經驗有一塊“枕石”為記。(歌詞第四節)。

歌詞第五節可以說是作者莎拉亞當斯描述自己與神親近的無限;她的腳步也變得輕了一點而能在那通往天上的階梯上輕快地往上跳一級,終有一天,她會像鳥兒生了羽翼,一躍而脫離人世的苦難,展翅向上,飛越日月星辰,翱翔高升,而回到那創造她的造物主面前。

但她所沒有想到的是,在她離世之後的六十四年,那首她以孱弱的身體所作的詩歌,會在冰冷黑暗的大海中,為許多罹難的人,在洶湧的浪花中鋪下一塊奔向天家的枕石。

我們生命中是不是也有這麼一塊“枕石”呢?

~~~~~~~~~~~~~~~~~~~~~~~~~~~~~~~~~~~~~~~~~~~~~~~~~~~~~~~~~~~~ 

注一:《更近我主Nearer, My God, to Thee》有些中文詩本翻成《與主相親》。英文歌詞如下: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 to Thee, E'en tho' it be a cross that raiseth me, Still all my song would be,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to Thee.

Tho', like the wanderer, The sun gone down, Darkness be over me, My rest a stone, Yet in my dreams I'd be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to Thee.

There let the way appear, Steps up to heav'n; all that Thou sendest me, In mercy giv'n; Angels to beackon me,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to Thee.

Then,with my waking thoughts Bright with Thy praise, Out of my stony griefs Bethel I'll raise; So by my owes to be,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to Thee.

Or, if on joyful wing, Cleaving the sky, Sun, moon, and stars forgot, Upwards I fly, Still all mysong shall be,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my God, to Thee, Nearer to The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0uc01ASDJT8

創作者介紹

金幼竹的部落格

金幼竹 Bambi 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4y0r787
  • □害◎怕﹋小﹉三降-臨嗎?◎性﹉藥♀`◎品♂救☉妳﹂

    577u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