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災﹑人禍﹑地軸轉移?

(世界週刊4月16日﹐2011 廣場)金幼竹

去年聖誕節﹐我和朋友阿肯薩州Jasper﹐那是我搬到美國中西部以後﹐第一次深入奧扎克 (Ozarks)山域。美國西邊有洛璣山脈﹐東部有阿帕拉契山脈﹐奧扎克山域和它們不同的是﹐它不是一整片的山﹐而是高高低低﹑上上下下﹐其中混合著山谷﹑峭壁﹑河流和樹林﹐在這裡旅行﹐有一種捉迷藏的感覺。 

 

這次開五個鐘頭和朋友往南行﹐是為了去看一位八十六歲的老太太﹐石桂林Sister Gwen Shaw。她本來是加拿大人﹐二十三歲去了中國蒙古﹐後來在東南亞作了二十幾年代宣道工作﹐在戰爭和鐵幕裡出生入死﹐到過一百五十多國國家。我們在那裡住了一個多禮拜﹐吃了非常美味的聖誕晚餐和中國式的年夜飯。--『老媽媽』到現在好保留了她的中國習慣﹐連過西方年也要吃中國年夜飯。

但是﹐過完了除夕﹐第二天早晨﹐新聞報導有三千隻紅翼黑鳥近從天空中掉下來﹐就在離我們兩小時車程的小石城﹗那是大年初一﹐但是﹐畢比鎮Beebe到處都是鳥的屍體﹐大家都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只見那些穿了制服的人員在那裡收拾死鳥。 

 

人在碰到不能解釋的現象的時候﹐都會急著用理性去分析﹐於是﹐有人說﹐大概是大家在除夕放鞭砲﹐把鳥嚇死的。只是﹐這個說法有很多問題﹐每年除夕都有很多人放鞭砲﹐為什麼以前沒事﹐今年就嚇死這麼多鳥﹖何況﹐不是幾隻而已﹐是3﹐000多隻﹗﹗

 鳥﹑魚突然集團死亡 

就在鳥兒的死還是一個謎的時候﹐一月三日又在電視上看到﹐沿著阿肯薩河有十萬條魚也翻了肚皮死了。阿肯薩河相當長﹐從科羅拉多州發源﹐經過堪薩斯州﹑奧克拉何馬州﹐又橫貫阿肯薩州﹐但是那些魚死的地方是在阿肯色州的西北方--離我們只有半個多鐘頭﹗

 

我對朋友說﹕『我不知道我們是來“對”地方﹐還是來“錯了﹖』

過了兩三天﹐在晚餐的時候﹐老媽媽說﹕『醫生說我的心臟起搏器頻率不對﹐須要換一個新的。』 

她旁邊有從中東﹑非洲﹑歐洲飛過來﹐和她一起過聖誕的人﹐都張大了嘴驚訝的說﹕『你不是還有好幾年才要換嗎﹖』

 

石姐妹說﹕『對﹐本來是還要好幾年的﹐不過﹐醫生說﹐很可能是地球的磁場發生變化﹐干擾了心臟起搏器。』

過完假期﹐回到密蘇里州以後﹐每次看新聞我都注意有沒有解釋大批鳥和魚死亡的消息﹐但是﹐不但謎題未解﹐只發現更多的鳥和魚突然死亡。看來﹐這不是『奧扎克』的地方問題

1月3日﹕德國發現大批死鳥和死魚﹔

1月4日﹕英國發現死魚﹔

1月5日﹕北半球的瑞典發現死鳥﹐南半球的紐西蘭發現死魚﹔

1月6日﹕美國東海岸的切瑟比克海灣(Chesapeake Bay﹐馬裡蘭州外海)發現兩百萬條魚死了﹐南美州的巴西也發現大批死魚﹔

3月8日﹕ 數百萬尾沙丁魚在加州南洛杉磯到國王港(King Harbor)翻肚皮死亡。  

 

問題是﹐雖然全世界各地都有這些奇怪的現象發生﹐但是﹐一個月下來﹐似乎沒有新聞媒體認真的去查驗究竟﹐只有『地方新聞』報告一下﹐而且把這些新聞和哪些荒唐的好萊塢明星的胡鬧事情放在一起報。

 

 

至於大家的解釋﹐不過是亂七八糟的猜測﹐比如﹕掃帚星的星雨掃到鳥群﹐外太空人的頻率震到它們﹐恐怖份子在河水裡下毒﹐政府的秘密實驗室的試驗。。。沒有一個聽起來有說服力。最荒唐的是﹐當一月十一日﹐意大利發現許多扇尾白鴿子從天掉下的時候﹐當地的新聞說﹐那些鴿子大概是『吃撐了飛不動』才死的﹐因為牠們的喙上有點藍色﹗--真是標準的『意大利式』的詮釋﹐一方面他們非常重視『吃的藝術』﹐另外一方面﹐他們講究羅曼蒂克﹐連『死』也不能例外﹗ 

人禍

 

畢竟﹐新聞媒體還是對『人』比較有興趣﹐當突尼西亞的示威暴動在一月中達到高潮的時候﹐所有媒體的焦點都湊和到中東和北非去了。 

突尼西亞之後﹐接著是埃及﹐接著葉門﹑敘利亞﹑沙烏地阿拉伯和許多其他的小國也都像是燒得滾熱的鍋子﹐在爐子上響個不停﹐而新聞媒體早就把死鳥﹑死魚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了。即使二月二十二日﹐當紐西蘭在發生強烈地震的時候﹐他們轉移了一下鏡頭﹐但是﹐沒過多久﹐又都回去炒『革命』了。 

 

 

一直要到日本發9級的大地震﹐帶動了觸目驚心的海嘯﹐和緊張的核子熔爐躍躍欲爆的情形之後﹐媒體才好像醒了過來﹐從『人』的目標轉移﹐開始面對『自然現象』的問題。

 

 

地軸轉移 磁場生變

 

其實﹐說起來﹐還是德國人比較靈敏﹐今年二月﹐他們最優秀的科學家就在紐倫堡開會﹐面對地球各方的動物突然死亡的現象﹐他們的報紙已經大大的報告地軸轉移的問題了﹐今天﹐北極已經不在加拿大﹐而是在西伯利亞﹗他們說﹐如果地軸繼續轉移﹐地球會發生一片混亂﹐因為﹐兩極的移動講會挪開地球的『保護傘』﹐而缺乏了那層防護﹐太陽所發射具有傷害力的輻射線就會使許多東西失靈﹐包括人造衛星,大眾傳媒﹐凡是使用電腦蕊芯的成品,你的GPS﹐我的iPOD﹐他的『黑莓機』﹐都會變成廢物。

 

其實﹐今年1月7日﹐在美國本土佛羅裡達的Tampa﹐就是發生了一件頗為蹊蹺的事。當地報紙報導﹕『國際機場關閉了主要跑道﹐因為﹐地軸轉移﹐造成磁場的變化﹐飛行軌道也要修正﹐機場必須花一個禮拜的時間重新規劃﹐班機也須要繞﹐南邊的聖彼得堡可能會受到噪音的騷擾。』

 

這麼大的事﹐居然只有當地報紙和電視報導一下就完了﹐簡直令人髮指﹗而且﹐當福斯電視Foxnews的記者問『聯邦飛行行政部FAA』的發言人泰可摩托Takamoto﹕『這樣的磁場變動多久會發生一次﹖』的時候﹐泰可摩托還愣了一下﹐說﹕『你還是第一個問我這個問題的新聞記者﹗』然後﹐他說﹕『事實上﹐這種情況並不常發生﹐所以﹐我們也不大去做什麼猜測﹐但是最近的確是在大幅度挪移。。。』

日本的慘況終於讓媒體開始討論『地軸轉移』的問題了﹐他們請問了幾位專家﹐但是﹐似乎都缺乏深度的討論--也許﹐真正有深度的科學家﹐都像愛因斯坦﹐你問他問題﹐他不知道想到那裡去了﹐或者乾脆走掉﹐所以﹐他們只能請到那些連我這個門外漢聽了都覺得是膿包的『專家』了。

 

 

門外漢  網絡找答案 

 

既然無法從媒體得到任何答案﹐我只好自己在網絡尋找了。以下是我所查到的一些公開的英文資料(那些紐倫堡的科學家很可能發表了德文的報導﹐但是﹐本人看不懂)﹐消化了以後﹐用『門外漢』的語言摘要如下﹕

1。地球的磁場是受到地球內部的岩漿不斷翻動而不斷在改變﹐但是﹐過去的改變非常緩慢﹐現在卻在加速。

2。磁場的變化直接影響到地軸的方向。

3。由於地軸的改變﹐本來不在地震線上的地方可能會有地震--紐西蘭的基督城就是如此﹐過去﹐科學家公認基督城並不在地震線上﹐但是現在就在地震線正上方。

 

4。科學家的發現是﹐鳥類很可能是用『量子糾結quantum entanglement』在高空『看到』地球的磁場﹐而它們的季節遷徙就是靠它們所看到的磁場導航的。

 

(如果有興趣可以從這個鏈接查:

http://www.themanitoban.com/articles/41926)。

5。我找不到魚為什麼死的報導﹐最接近的是『水裡突然缺氧』﹐但是沒有解說『為什麼』。

 

不過﹐回過來想一想﹐如果地軸還在繼續轉移﹐那麼﹐他們一共有多少腦袋其實也沒有什麼用。人的腦袋常常並沒有『造福』人類﹐反而造成許多問題﹐就像一個笑話說的﹕『沒知識的人可能會偷幾塊枕木﹐但是﹐有了知識以後﹐他可能把整條鐵路都偷去了﹗』

有人以為『環保』可以解決很多自然的問題﹐但是﹐很多『環保』根本是在『綠化』少數商人政客自己的銀行存款。更別說那些『有麥克風的科學家』大聲嚷嚷的『全球變暖』了﹐因為﹐那些『沒有麥克風的科學家』在他們的報告裡『寫』的是﹕在工業革命﹐沒有廢氣的中古時代﹐地球的溫度比二十一世紀還要高。。

 

創作者介紹

金幼竹的部落格

金幼竹 Bambi 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